明升m88备用

          <dfn id='Rpjjpc'><optgroup id='Rpjjpc'></optgroup></dfn><tfoot id='Rpjjpc'><bdo id='Rpjjpc'><div id='Rpjjpc'></div><i id='Rpjjpc'><dt id='Rpjjpc'></dt></i></bdo></tfoot>

          <ul id='Rpjjpc'></ul>

          • 石油巨头重回可再生能源战场

            石油巨头们开始重拾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反映了大的趋势。

              油气巨头,特别是没有低成本页岩油气作为支撑的欧洲企业,在旷日持久的低油价下经受了巨大的冲击。另一方面,可再生能源成本近年来迅速下降,技术创新之力势不可挡,对油气业务造成了威胁。各大石油巨头开始重新考虑业务多元化,重新布局可再生能源业务。

              2014年8月起之后的6个月内,国际石油价格急速跳水。布伦特价格从8月初的110美金/桶以上大幅下滑至次年1月的55美金/桶左右,降幅超过50%。在小幅调整之后,2015年5月,油价遭遇新一轮“滑铁卢”,10个月内布伦特价格从65美金以上再降50%。石油价格低迷,上游业务遭受重创。

              无所不能整理BP、雪佛龙、Shell和Statoil四家跨国石油巨头2013至2016年财报数据,计算EBITDA可以看出(如下图),2014至2015年间,四家石油巨头利润下滑幅度高达28.7-66.2%,巨额财富缩水。其中BP同比降幅最高,EBITDA从2014年的215.75亿美元下滑至2015年的73.01亿美元。


            数据来源:各公司财报,2013年美元兑挪威克朗汇率取值6.7。

              可再生能源成为油气企业新的利润增长点

              据Wood Mackenzie报告(“Couldrenewables be the Majors’ next big thing?”)数据显示,目前全球风电和太阳能能源供应量仅为油气的4%,但预测可再生能源需求相比石油增长将更为迅速。在Wood Mackenzie的基本情景假设下,到2035年,每年风电和太阳能带来的收益将达到同期油气收益的1/12。

              据报告数据显示,今年可再生能源将仅仅满足全球1%的能源需求。但在未来20年内,可再生能源将成为全球范围内快速增长的主要能源类型。Wood Mackenzie预期风电和太阳能的年均增速将分别达到6%和11%。到2035年,风电和太阳能将分别占全球电力供应的8%和5%。 相比而言,石油的一次能源需求预期年增速将仅为0.5%。


            图片来源:WoodMackenzie, “Could renewables be the majors’ next big thing?”

              除需求增长外,风电和太阳能开发的内部收益率(IRR)也有一定提高。据Wood Mackenzie,在基本情景假设下,海上风电、陆上风电和太阳能光伏项目的IRR分别为7%、9%和10%(如下图),约为下一代油气上游项目内部收益率水平的一半左右。在油价等于65美元/桶的情景下,未来北美陆上钻井项目内部收益率的加权平均值为22%,而最终投资预决策(pre-FID)常规油气项目的内部收益率为14%。


            图片来源:WoodMackenzie, “Could renewables be the majors’ next big thing?”

              Statoil、Total领跑可再生能源市场

              近年来,凭借海上钻井方面的先进经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在欧洲控股或参股了多个海上风电项目,同时致力于推动浮式风机的技术研发。无所不能整理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显示,Statoil在欧洲参与的海上风电项目装机容量(含计划及在建)合计超过5.9GW。

              据Statoil官网2016年12月16日公布消息显示,在美国政府对纽约79350公顷海上风电开发租约竞拍上,Statoil为临时中标人,中标价格约为4247万美元(项目地址如下图)。一旦交易达成,Statoil将正式进军美国海上风电市场,为纽约和长岛地区供电。但据美国海洋能源管理局BOEM发布Maryland案例推算,系列评估和调查工作到风场租约正式签发仍需至少三四年的时间。


            图片来源自Statoil官网

              法国石油巨头Total则是全球太阳能和电池产业领头羊。除2011年出巨资13.8亿美金控股美国硅片、组件制造商SunPower外,据GTM(Green Tech Media)报道,去年5月,Total出资11亿美金收购法国电池制造商Saft,该报价超过Saft股价38%。

              另据华尔街日报,Total力求通过天然气、可再生能源和电力贸易平衡收入来源,规避因高度波动的石油价格带来的风险。

              石油巨头纷纷重拾可再生能源

              BP:

              1981年,BP进行了第一笔太阳能方面的投资。2001年BP对品牌进行了重新定义,喊出了“不只是石油(Beyond Petroleum)”的新口号。但是,在发生墨西哥湾“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漏油事件之后,2011年,BP出售了旗下全部太阳能资产,默默退出了可再生能源领域。

              据Bloomberg报道,2013年,BP曾一度试图出售旗下美国风电业务,估值高达31亿美金,但最终因未找到合适买家而流产。今年年初,BP筹划对美国德克萨斯和堪萨斯州14个风场共计200个风机设备进行升级,合计装机约400MW。若该项目获批,BP将凭此笔投资重回可再生能源战场。

              Shell:

              因在集团的整个项目组合中表现逊色,Shell于2009年暂停了对风电、太阳能和水电项目的投资。但在挥别可再生能源领域四年之后,Shell发布报告,称太阳能光伏将可能成为本世纪末的主要能源类型。

              据路透去年11月的消息,BP、Shell、Statoil、Total、Eni、Respol和沙特阿美共同发起了可再生能源投资基金,致力于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技术开发、促进行业发展。

              不同于其他地区石油企业的积极跨界,因受到低成本页岩油气革命和国内政策带来的持续利好,一部分美国石油公司仍将可再生能源视为鸡肋。

              雪佛龙:

              雪佛龙对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活动始于2000年的一笔收购。此后,雪佛龙持续活跃于多个大型太阳能和地热项目的开发。

              Bloomberg报道,2013年Chevron Energy Solutions的项目利润目标翻了一番。不过,因可再生能源项目带来的收益在雪佛龙总体收入中占比甚微,2014年8月公司决定正式出售旗下可再生能源业务,并称其为“支持上下游业务战略中的一步”。

              此前几个月,雪佛龙出售了为美国联邦政府机构开发可再生能源电厂和能效项目的48人业务部门。而2013年,据Bloomberg报道,该石油巨头削减了对生物燃料项目的资金支持。去年12月,雪佛龙旗下全资子公司已经达成协议,向Star Energy 财团出售公司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地热资产。

              埃克森美孚:

              也有正在转变的例子。ExxonMobil曾表示对可再生能源毫无兴趣,并一度公开拒绝承认全球气候变暖的事实。但去年5月,ExxonMobil已经公布燃料电池技术研究计划,建设碳捕捉与封存设施,削减来自电力装置的温室气体排放。

              石油巨头投资可再生能源时不我待

              在核心业务和新机会,跨国石油公司该如何抉择?

              “在短期内,资本配置的选择仍是件难事。”据Wood Mackenzie估算,若要达到所持油气业务市场份额的12%,油气巨头将需要在2035年前在太阳能和风电领域支出3500亿美金,该数额约为同期维持上游油气业务量所需支出的1/4;即便如此,届时,以能量等效为基准计算,可再生能源能源供应量将仅仅增加至油气的6.5%。

              但提前进行可再生能源业务布局毫无疑问将会在新的领域增加市场竞争力。“慢一步投入新能源市场怀抱的玩家,将更多地依赖于低成本油气供应来推动未来增长。”Wood Mackenzie分析师表示,“如果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迅速提高,进入成本增加,这些玩家将会发现自己在结构上处于劣势。”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信息删除]来源:财新-无所不能


            ? 2017 南明升m88备用 版权所有    网络信息备案号:苏ICP备17029307号-1    技术支持:天通网络